LunA露娜

a painter

混乱中归宁、创造力、跟随福佑,这三幅画是我今年在直觉绘画方向探索的一些成果,与我平时其他直觉绘画的作品相比,他们可算是直觉创作,都是在跟随内在能量作画的过程中有那么一个灵机一动脑内"咔嗒"的时刻,随后更有创作意识地将画作向一个新地方推进。我从想去学艺术治疗开始再拾笔画画,为此还报读了心理学自学考试,但考过八门心理学主干课程之后,我反而非常清晰我并不想学治疗,而更喜欢绘画,也直觉到了绘画的表达性即是一种治疗,若有意识的使用身体感受心理能量情感能量绘画,其实就是一种自我觉察,人一旦可以自我觉察就能自我认知和治疗,直觉绘画使感受、觉察、视觉表达一步到达。原本要止步于此的我却在玩的过程中来到了直觉创作的门口。我意识到在具象绘画和抽象绘画之间有一个通道,梵高在疯病醒来时走在这个通道,是因为他介于疯人和常人的边界线上两边游走无法自控。而正常的我们是自控的,在画一个真实可见之物时很难纯粹的使用精神能量,而在使用精神能量进行表达时又很难确保技巧的完美并且技巧不干扰真实的表达。所以我说我不往抽象方面过度发展,也正是因为抽象是不用学的,会用能量作画就能抽象。而我在具象上去努力,也正是希望有一天技巧醇熟到忘掉技巧而能任由我天赋的强大精神敏感性作画。这真是个远大的探索研究方向。不过正因为可能永无止境才尤其适合我这种不安分的人吧。

评论